宋都山水客 何时入梦来

2018-06-08 www.arteast.com.cn 来源:东方艺术网

导语 原标题:宋都山水客 何时入梦来 本社鉴语: 近日与诸家兄弟聚会,选择了一家酒店,进入房间便发现主宾位置后墙即是宋代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顿时感觉逼格感觉非凡,大宋时代的天才少年啊,中华文化的最鼎盛时期的最具有代表性的文艺。 遥想宋朝 你能记起 什

  本社鉴语:

  近日与诸家兄弟聚会,选择了一家酒店,进入房间便发现主宾位置后墙即是宋代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顿时感觉逼格感觉非凡,大宋时代的天才少年啊,中华文化的最鼎盛时期的最具有代表性的文艺。

  遥想宋朝 你能记起

  什么是烟柳画桥 风帘翠幕的繁盛

  什么是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的温婉

  什么是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放

  有鉴于此,本文特奉送大宋文艺一览。

  遥想宋朝 你能记起什么

  是烟柳画桥 风帘翠幕的繁盛

  是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的豪放

  是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的婉约

  是明月别枝惊鹊 清风半夜鸣蝉的雅趣

  还是遗民泪尽胡尘里 南望王师又一年的悲哀

  ▲ 北宋 王希孟 《千里江山图》 局部

  ▲ 宋 郭熙 《早春图》

  笑渐不闻声渐悄 多情却被无情恼

  当元人的铁蹄南下之时

  宋朝犹如凌风傲岸的花朵一般

  虽命途已示 却依旧坚韧

  王师北定中原日 家祭勿忘告乃翁

  ▲ 北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 局部

  ▲ 北宋 赵佶 《芙蓉锦鸡图》

  细数宋朝

  漫长又短暂的三百一十九年

  鼎盛而繁华

  艺术与文学攀至顶峰

  在灿若星河的历史画卷中

  最独特最隽永的存在

  ▲ 北宋 张择端 《清明上河图》 局部

  ▲ 宋 佚名 《山楼来凤图》

  一曲宋歌临湖奏 千古江山千古情

  时光荏苒 宋朝虽已远逝

  但其秀丽风骨却总让人遐思涌叠

  像钱塘江不休的潮水

  涌现着当年无数的传奇故事

  像粼粼不语的西湖

  摇曳着久远的浮光掠影

  ▲ 宋 佚名 《小庭婴戏》 局部

  ▲ 宋 徐道宁 《关山密雪图》

  步履匆匆的我们

  何时能停下脚步回望

  拾起当初那如诗如画的芳华

  ▲ 南宋 刘松年 《四景山水图 秋景》

  ▲ 南宋 陈居中 《文姬归汉图》

  摘几朵雅宋的桂花

  把它酿成一抹绮丽

  邀九州人共饮 共醉

  - 宋 朝 -

  960年—1279年

  中国历史上承五代十国下启元朝的朝代,

  分北宋和南宋两个阶段,

  共历十八帝,享国三百一十九年。

  960年,后周诸将发动陈桥兵变,

  拥立 赵匡胤 为帝,建立宋朝;

  1125年金国大举南侵,导致靖康之耻,北宋灭亡;

  康王赵构于南京应天府即位,建立南宋;

  1235年爆发宋元战争,历经长达四十多年的抗战,

  1276年元朝攻占临安,崖山海战后,南宋灭亡。

  后世虽认为宋朝“积贫积弱”,

  但宋朝民间的富庶与社会经济的繁荣实远超过盛唐。

  (本文源自九州无界菠菠)

  ---------------------------

  宋画之美,美在简单、含蓄、谦卑、轻柔的文艺态度,在困顿中浪漫,在缺憾中赞美,于山川小景、人物花鸟中轻叩生命的价值。

  宋画在哪里?保存至今的上千件宋画,散布在中国、美国和日本等地的200多个所在,即便是终身研究宋画的80岁耶鲁学者班宗华(Richard Barnhart),或前任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石守谦,都不曾见过现存宋画的全部。

  宋画好在哪里?不同的专家给人不同的指点,有的叫人如坠五里迷雾,有的让人思接千载、有所意会。

  国家文物局2001年主持编纂的教材《中国书画》中写道:“宋代的遗存远胜以往任何朝代……因而在感觉上,宋人离我们就不像唐代那样的遥远。”画家黄宾虹(1865—1955)自题山水道:“北宋画多浓墨,如行夜山,以沉着浑厚为宗,不事纤巧,自成大家。”

  艺术史学家高居翰(James Cahill)在《图说中国绘画史》一书中赞叹宋画之美:“在他们的作品中,自然与艺术取得了完美的平衡。他们使用奇异的技巧,以达到恰当的绘画效果,但是他们从不纯以奇技感人;一种古典的自制力掌握了整个表现,不容流于滥情。艺术家好像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自然,以惊叹而敬畏的心情来回应自然。他们视界之清新,了解之深厚,是后世无可比拟的。”

  过去大家熟的是宋词,现在热的是宋画。宋画之美,不是唐代“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得意绚烂,而是简单、含蓄、谦卑、轻柔的文艺态度。画家认真对待一截枯木、一片残雪、一个船工、一段羁旅,在困顿中浪漫,在缺憾中赞美,于山川小景、人物花鸟中轻叩生命的价值。

  宋画常常予人一种渺远宁静的意境和广阔的想象余地。图/《寒江独钓图》

  宋代是“中国的第一次文艺复兴”。

  从960年赵匡胤在陈桥驿发动兵变建立宋朝,到1279年陆秀夫负帝昺投海而死,两宋将近320年。在其全盛之时,GDP总量占世界一半还多。虽历经战乱,家国几度沉浮,文化艺术却获得了空前的繁荣。

  北宋初年,宫中即设翰林图画院,旧时西蜀和南唐的画家都是其中骨干。《图画见闻志》和《画继》记载的北宋画家有386人,《南宋院画录》记录的画院画家为96人。

  法国汉学家谢和耐(Jacque Gernet)有言,宋代是“中国的第一次文艺复兴”(《中国社会史》)。历史学家陈寅恪也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天水一朝”(《邓广铭〈宋史职官志考证〉序》)。

  2000年,美国《生活》杂志评选“第二千年百大人物”(Life's 100 Most Important People of the Second Millennium),宋代有两人入选:朱熹排第45位,范宽排第59位。

  强调“存天理,灭人欲”的理学,影响了两宋艺术,使其呈现出理性克制之美。颜色、形状、质感的单纯素朴,是宋代的美学特征。白墙黑瓦、原木本色、单色釉瓷、水墨淡彩,“宋画惟理”,极简、不炫技,却表现精湛,形成了影响至今的雅致风尚。

  很难说宋代画家画的是亲眼所见还是脑中所想,他们不再像前朝画家那样费力描写一棵树或一块石,而是将笔墨用在表现一种统一又真实的境界上。关于这种画法,范宽的领悟是:“吾与其师于物者,未若师诸心。”(《宣和画谱》)

  加州大学圣巴巴拉校区教授石慢说,李成的山水画带他进入了一个世界,“一方面是寂寞的,一方面又是壮观的”。

  “纸寿千年”,今天就连宋画因为年代久远而纸绢发黄的样子,也成为一种美学样式。如果有谁把照片拍出昏黄的韵味,朋友们会说:这是马远。宋画作为一种美学基因,已植入中国人的文化传统。

  马远擅画山水、人物、花鸟,情景交融,别有文人意趣。图/《秋江渔隐图》

  中国山水画的巅峰在宋代

  你见过宋画。

  当代名气最大的宋画,莫过于北宋画家张择端的社会风俗画《清明上河图》。北京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余辉说,国外汉学家看到的第一张宋画大多是它。2010年上海世博会,巨型动态版《清明上河图》第一次向世界展示了中国的博物之美。但这幅国宝级北宋风俗画并不是宋画的最高代表。

  高居翰认为:“在整个中国绘画传统中,最独特最辉煌的成就正是山水画。”而宋代艺术最突出的成就,就是“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郭熙《林泉高致》)的山水画。

  郭熙之作,境界雄阔而又灵动飘渺。图/《早春图》。

  宋代的山水传统,以北宋初年的李成、范宽、关仝三大家为宗。书画鉴赏家郭若虚说:“唯营丘李成、长安关仝、华原范宽,智妙入神,才高出类,三家鼎峙,百代标程。”(《图画见闻志·卷一·论三家山水》)继起者又有王士元、王端、燕文贵、许道宁、高克明、郭熙、李宗成、丘纳、王诜等人,各有所长。

  宋画中,有宫廷画师专为皇帝和达官贵人画像,现存美国弗利尔博物馆和耶鲁大学博物馆的北宋王涣、冯平、朱贯、杜衍画像即为当时真实写照;有生动的禅宗人物画超越正统佛像而散播影响力,如1238年无准禅师赠予日本僧人一谷的《禅宗无准大师像》;也有人物在山水中静坐慢行,将自然作为情绪的衬托,如马麟的《静听松风图》。

  画院画家曾专心描绘俗世故事画和界画,城市兴起后,描述市井生活的图卷流行一时,有高元亨的《从驾两军角觗戏场图》、燕文贵的《七夕夜市图》、叶仁遇的《维扬春市图》等。其中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最为人所熟知,从市郊到汴河再到都城汴京街景,高处鸟瞰、移步换景。全卷总计人物500多,牲畜超过50只,船只、车轿各20有余,其史料价值为一时之冠。

  范宽发展了荆浩的北方山水画派,并能独辟蹊径,因而宋人将其与关仝、李成并列,誉为“三家鼎峙,百代标程”。图/《溪山行旅图》

  花鸟动物画起初有黄筌、徐熙两派,以黄体为正宗,到宋徽宗亲创粗笔水墨花鸟,更加主流和严谨。徽宗时,画学正式纳入科考,形成中国宫廷绘画最兴盛的时期。台湾作家蒋勋戏称“宋徽宗是故宫精神上的第一任院长”,徽宗也是一位出色的花鸟画家,他的《瑞鹤图》和《柳鸦芦雁图》现在分别是辽宁省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北宋中后期文人画兴起,苏轼、文同、黄庭坚、李公麟、米芾以王维和顾恺之为先驱,即兴创作,追求得意忘形的境界。他们技巧自在,精神复古,也是从他们开始,“替绘画开启了一种类似寄情寓兴的功能”(《图说中国绘画史》)。

  南宋的画家,一部分仍沿袭北宋大师的创作路径,以细腻的皴法表现壮阔的山川形势;另一部分转向偏角山水,以局部代全景,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是其中的代表人物。梅兰竹菊确立在文人画题材中的地位,也是在南宋完成的。

  米芾擅山水,其山水面貌多云烟变灭之景,人称“米家山水”,在中国山水画中别具一格。图/《春山瑞松图》

  年轻人离中国的传统越来越远

  作为商品的宋画,在后世奇货可居,仿制宋画一直是流行风尚和生财之道。所以,虽然宋代的书画和文献充足,专家们对宋画的鉴定还是把握不足。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人对宋画的购买需求旺盛,上海遂成为作伪产业的中心,此时生产的大量伪作让美国人交了不少学费,也为中国艺术史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班宗华在宋画国际会议的报告中专门讲到其中的细节:

  从1890—1920年大约30年间,很多人都希望得到恩斯特·费诺罗萨(1853—1908)、劳伦斯·比尼昂(1869—1943)、福开森(1866—1945)所提到的那类绘画,其中宋画最受欢迎。

  查尔斯·朗·弗利尔(1854—1919)在给一位中国代理人的信中写道:“我只购买宋朝及更早时期的绘画。”弗利尔的确得到了一些断为宋代的作品,但是大部分所谓的“宋画”其实是由明清两代宫廷画师和职业画师伪造的。

  石守谦感慨“一代代年轻人离中国的传统越来越远”。画家陈丹青曾说:“我把北宋的画册一放到面前就知道,我肯定画不出来。”

  苏轼画作传世珍品仅存两幅,皆为中国文人画的典范。图/《枯木怪石图》

  宋画口诀

  宋代风俗苏汉臣,清明上河张择端。

  白描五马李公麟,写意减笔人梁楷。

  林泉高致论郭熙,米氏山水两父子。

  千里江山王希孟,小景惠崇赵令穰。

  早期山水一文武,秀气李成范宽老。

  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称四家。

  马夏山水大剪裁,半边一角融诗情。

  花鸟崔白与赵佶,宗教高益武宗元。

  (本文源自孙琳琳《看了宋画,我们知道离传统越来越远了》)

  我们注重分享,如有版权事宜请联系小编

  (如涉侵权,请联系删除)

声明:“东方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