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讲用笔与水法,纸墨对画好画也很重要!

2018-06-08 www.arteast.com.cn 来源:东方艺术网

导语 原标题:张大千讲用笔与水法,纸墨对画好画也很重要! 古人曾说过:“得笔法易,得墨法难,得墨法易,得水法难。”笔法还可拿方式做准则,墨法就要在蘸墨在纸上的时候去体会的,所以说比笔法更难。至于用水,更难拿方式规定出来,所以算最难的。 笔法的要点

  古人曾说过:“得笔法易,得墨法难,得墨法易,得水法难。”笔法还可拿方式做准则,墨法就要在蘸墨在纸上的时候去体会的,所以说比笔法更难。至于用水,更难拿方式规定出来,所以算最难的。

  笔法的要点,是要平、要直、要重、要圆、要转、要拙、要秀、要润,违反这些要点,那都是不妙。用笔拿中锋做主干,侧锋帮助它。中锋把体势建立起来。侧锋来增加它的意趣。中锋要质直,侧锋要妩媚。勾勒必定用中锋,皴擦那就用侧锋,点戳用中锋,渲染是中锋侧锋都要。湿笔要重而秀,渴笔要苍而润,用笔要明润而重厚,不可灰黯而模糊,砚池要时时洗涤,不可留宿墨。宿墨胶散,色泽灰败,又多渣滓,无论人物、山水、花卉都不相宜。

  至于水法,无法解说的清楚,在自己心领神会而已。因笔端含水的多少,施在纸绢上各自不同,绢的胶矾轻重,纸质的松紧,性质不同,水量自然不同,水要透明,又不可轻薄,所以是最难的了。

  墨对画的表现,纸对墨的承受。纸与墨对于画,关系太重要了,如果所用的墨不好,所用的纸不知其性格,天大的本领,也不能得心应手的。石涛说过:“纸生墨漏,亦画家之一厄也。”拿石涛天马行空的天才,还有这种叹声,可见纸墨关系太大了。

  写意画要用生纸,因为生纸能发墨。工笔画要用熟纸,熟纸不渗,生纸易渗。古时候的熟纸,是本质坚洁,画上去不板滞。现在的熟纸,是用胶矾水来拖的,既不受墨,又且涩笔,如果是画工笔,绢是比较合用。纸的种类很多,唐宋以来,纸质大都挺坚,洁白,最能受墨。后来有麻纸,看来稍粗,但仍是很坚实,画写意画是最相宜的。到明朝才有宣纸,是宣州泾县所造,或谓是明宣宗发明的,所以又叫做宣德纸。它的质料是用檀树皮做的,宜书宜画,传到近世,檀树皮也用尽了,大半用稻草代替,看来雪白洁净,用起来真不如意。所以我们喜欢用旧纸,并不是纸放旧了就好画,实在是因为古人做事,不肯偷工减料,他的本质自然就好。

  四川的竹纸很好用,受笔发墨,但不能经久。贵州都匀的皮纸,能耐久,墨色却不甚好。日本纸颇有可用的墨色有浮光,又是美中不足。绫绢质料和纸不同,性质也就不一样,绫子不上胶矾,可画写意画,绢必须胶矾后才可用,生绢极不受墨,写意工笔,两种都不相宜。

  墨是油烟最合宜,松烟只是黝黑,并且没有光彩,不宜与作画,偶尔用它来渲染发、鬓、髭,须也可。山水花卉,没有用它的地方。墨是要陈才好,和纸一样,因古人不专为牟利,捣烟很细,下胶轻重合适,近日粗制滥造,下胶又重又浊,并且用洋烟,甚至有用烟囱煤烟的,所以越发不能用了。

  欲找好烟,要光绪十五年前所制的,乾隆御制更好,因为宫中多用明墨,因风碎裂,加胶重新制造,所以又黑又光亮,用起来真可以墨分五彩。古人说“轻胶十万杵”这句话,做墨的要点,尽在这五个字里面了。

声明:“东方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