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公逸品雅作,肃洁艳雅,毫无烟火俗气,收藏欣赏

2018-06-08 www.arteast.com.cn 来源:东方艺术网

导语 原标题:溥公逸品雅作,肃洁艳雅,毫无烟火俗气,收藏欣赏 溥心畬之画山水最多,人物其次,花鸟最少;其形制则以轴、卷、芯最为常见。而以四条屏形式呈现的花鸟画,似乎并不多见。本套花卉四屏便为溥公绝难一件的花鸟四条屏之作。 溥儒《花卉四条屏》 此四屏

  溥心畬之画山水最多,人物其次,花鸟最少;其形制则以轴、卷、芯最为常见。而以四条屏形式呈现的花鸟画,似乎并不多见。本套花卉四屏便为溥公绝难一件的花鸟四条屏之作。

  溥儒《花卉四条屏》

  此四屏分写玉簪粉蝶、月季修竹、碧树鸣蝉、蜻蜓白荷。四屏最大特色便是溥公设色之妙。溥氏设色有其独特法门:设色由浅而深,此为常法,由浅而匀逐深则难救;色少水多则匀、净,敷色层层相加,宜轻则轻,宜重则重,由浅至深,则深不凝滞。此四屏设色之法遵其画理,墨稿画好后上矾,第一层颜色初敷,干后几不见色,二三层后颜色方显,四五遍后色渐丰满吃进画面,进而达到色不掩墨、墨不盖色之境。画中所用诸色均不为原色,如花青、赭石、汁绿均用水和以极淡水墨,静止均匀之后方才使用,其目的是去色之火气。观此四屏,只觉一股肃洁艳雅之气逼人而来,毫无烟火俗气,真可谓溥公逸品雅作也。

  题识:

  (一)玉簪异众芳,瑶台种仙露。人间隐迹深,迷向花深处。心畬。

  (二)名花彩蝶神仙侣,不是知音画不来。心畬。

  (三)五更疏影断,一树碧无情。心畬。

  (四)翠盖摇明月,余香绕翠空。镜中飞玉露,愁绝採芙蓉。心畬。

  溥儒《山水四条屏》

  溥心畲天资颖悟,用功又勤,因此虽然在比常人更多不利因素的压力下,他仍有极高的文采与艺术成就展现。他自许生平大业为治理经学,读书由理学入手及至尔雅、说文、训诂、旁涉诸子百家以至诗文古辞,所下功夫既深且精,因此不免视书画为文人馀事。这使他毕生未能将全付创作精力投注于绘画之中,然而这虽是他的不足,却也因此使他的画风露出一种高雅洁静的人文特质,为常人之所不及。

  溥心畲的画风并无师承,全由拟悟古人法书名画以及书香诗文蕴育而成,加以他出身皇室,因此大内许多珍藏,自然多有观摹体悟的机会。他曾经收藏一件明代早期佚名画家的山水手卷,细丽雅健,风神俊朗,俱是北宗家法,一种大气清新的感觉满布画面,溥氏的笔法几全由此卷来。因此其所作山水远追宋人刘李马夏,近则取法明四家的唐寅,用笔挺健劲秀,真所谓铁划银钩,将北宗这一路刚劲的笔法──斧劈皴的表现特质阐发无馀,并兼有一种秀丽典雅的风格,再现了古人的画意精神。

  观察溥心畲的作品时,在画面上的任何一个部位,无论在表现的技法、形式、以及意念上,那种文人心灵、鱼樵耕读与神趣世界的向往,还有远承宋人体察万物生意,与自然亲和的宇宙观及文化观,皆可谓完全谨守传统中国文人精神本位﹝农业社会的文化结构﹞,而拒绝了与现代世界﹝工业社会之文明结构﹞沟通的可能。然而他的书画作品却并未落于古典形式的僵化,而有其生命内涵的真实与精采,只因他的世界本来如此。

  题识:

  1.飞泉百道出烟萝,昨夜山中新雨过。满户绿阴初入夏,日长应喜著书多。心畬。

  2.一岸残照远,乱水白云高。心畬。

  3.悬崖苴巘颉,披澄迳荆林。柯藻鉴徐昭钺画。溥儒。

  4.木落风生岸,鸿飞叶落声。心畬。

声明:“东方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