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对他敬佩不已,皇帝爱他入骨,真才华万古流芳!

2018-06-08 www.arteast.com.cn 来源:东方艺术网

导语 原标题:苏轼对他敬佩不已,皇帝爱他入骨,真才华万古流芳! 春山淡冶而如笑 夏山苍翠而欲滴 秋山明净而如妆 冬山惨淡而如睡 这四句画论,至今仍让人魂牵梦绕。是谁,将这古代山水的意境之高、境界之妙娓娓道出?他为这世间留下了怎样的画作? 北宋 郭熙 《

  春山淡冶而如笑

  夏山苍翠而欲滴

  秋山明净而如妆

  冬山惨淡而如睡

  这四句画论,至今仍让人魂牵梦绕。是谁,将这古代山水的意境之高、境界之妙娓娓道出?他为这世间留下了怎样的画作?

  北宋 郭熙 《早春图》 轴,绢本,纵158.3cm、横108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一心画画,封官也留不住

  郭熙,北宋时期画家,河阳温县人(今河南)。他是平民出身,一直以来自己摸索绘画,可谓是自学成才。年过半百时,郭熙也收获了许多欣赏他画作的人。随着名气越来越大,他终于有一天收到了宰相亲自发来的信函,邀请他前往京城继续创作。

  北宋 郭熙《松下会友图》

  通常,好的艺术作品能带着创作者去往更好的地方,过更优越的生活。郭熙也不例外,画得如此一手好画的他,在京城不久便得到了皇上的垂青。宋神宗特意给他封了官,一得闲就会把郭熙请来宫中画画。

  北宋 郭熙 《松林闲步图》

  然而,这等美差在郭熙眼里却一文不值,他心心念念回到家中继续画自己的一番境界,屡次提出让皇上放自己归乡。这样的请求若是换了他人难免会引来震怒,但宋神宗对郭熙可以说是真爱。为了留住郭熙,宋神宗倾注了他认为最好的,把郭熙一路提拔到当时画家能做的最高职位——翰林待诏直长。

  北宋 郭熙《双松图》

  但即使这般宠爱,郭熙还是想回家画自己的画,不想待在京城。这可愁坏了宋神宗,如何才能把这位绘画奇才留在自己身边呢?后来,皇上下令特意为郭熙开放藏品阁,历代皇家珍藏的书画供他随意观看,进出自由。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总算是打动了他。郭熙冲着能看历代书画原作的福利,算是安心留下了。这一留就是近二十载,直到宋神宗驾崩。

  北宋 郭熙《雪山行旅图》

  宋神宗的宫里,凡是墙壁、屏风,几乎都是郭熙的画作;宫外重要的政府机构,也遍布他的作品……郭熙的创作实际早已成为宋神宗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郭熙能得到如此这般的宠爱,全因为皇上欣赏他在绘画上的才华至少从理论上来讲我们应该这样去理解。

  其子郭思整理《林泉高致》

  北宋 郭熙《寒江渔邨图》

  后来的宋哲宗并不喜欢郭熙,所以在他执政期间,郭熙的画作没有收到应有的待遇,郭熙的下落也隐晦不明。相传那些曾经装点着整个宫廷的画作,甚至沦为裱花师傅手中的揩桌布。好在哲宗十几年后就驾崩,宋徽宗上位。

  北宋 郭熙《秋山行旅图》,绢本,纵141cm、横97cm

  宋徽宗在美术史中尤为出名,爱艺术甚至多过于爱江山。他自然知道郭熙的艺术造诣之高,于是他非常希望郭熙可以回到京城,继续为官,也好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但可惜的是,郭熙那时已经不在世间。

  北宋 郭熙《寒林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宋徽宗很是惋惜,为了表达自己对于郭熙的尊敬,他下令让郭熙之子郭思为官。郭思在艺术史上也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他在为官之后,将其父生前随笔写下的诸多关于山水画的文章,一点一点地整理成册,最终成书。这本书在中国古代山水画论中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它就是《林泉高致》。

  北宋 郭熙 款《秋山访友图》

  北宋时期,山水画正值它的成熟阶段。北宋文人也处于太平盛世,忠君孝亲的思想深厚,这也对当时的文学艺术产生着影响,在郭思为其父整理的《林泉高致》中也有所体现。郭熙通过对山水画的经营位置的描述,体现儒家思想中君臣、尊卑等概念,一山一石、一水一木都有自己的价值取向,并以此对应宇宙万物运行的自然规律。

  北宋 郭熙《溪山行旅图》

  《林泉高致》是古代画论史中第一部系统地探讨山水画创作的专门论著,包括山水训、画意、画诀、画题、画格拾遗、画记六篇,可以说是关于山水画最为重要的一本著作。它代表了当时山水画理论的最高水平,对当今的绘画创作依然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郭熙将中国山水画推向了更加真实、细腻的微妙境界,他的画作还收到过许多著名文人的“点赞”,例如今人熟知的苏轼、黄庭坚等人,都在自己的文学作品中吟咏过郭熙的作品。

  郭熙《早春图》(局部),乾隆皇帝题诗

  后来的乾隆帝也没有放过这件千古佳作,身为古代艺术“弹幕担当”的他,亲笔在郭熙的《早春图》上留下一首诗:“树才发叶溪开冻,楼阁仙居最上层,不藉柳桃闲点缀,春山早见气如蒸。”

  郭熙的前半生在隐居中度过,后半生因为画作过上了腾着云朵一般的生活。但纵使曾经众人爱慕,又或遭遇全盘否定,他始终不为左右,沉迷于画。一切都如过眼云烟,唯有画画吸引着他。同样在郭熙的画作中,也始终有一种令人着魔的气质。这个“魔”并不是什么可怕的幻影,而更像是被艺术之神附体的灵魂,直到今天还有它缓缓的呼吸。

声明:“东方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本站亦不为其版权负责。如存在有侵犯您的合法权益的内容,请联系我们,本网站将立即予以删除!

  • 关键词